虞三啾Targaryen

圈名虞三/三鱼/龙雀随意。
混乱邪恶。
文画双佛。
常年身处北极圈。
星爵厨银护厨。
非常喜爱卡魔拉星云与灭霸一家。
凯莉小姐与02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沉迷欧美权游即冰火/ladybug深坑/及数不清地冷热门电影。
江南老贼和全职是信仰。
热爱日漫宫崎骏/野良神/苍之彼方的四重奏/妖狐X仆SS。
韩团初心EXO。
游戏单机王x想念我的呱呱。
天马行空
为所欲为
无所畏惧。
(。

【盗墓笔记】声色犬马


/声色犬马/


八月十六日的夜晚浓重的云层仍然围绕在东三省上空,淡薄的墨黑色侵蚀着云卷云舒。偶尔出现的月牙尖儿到底洒不下什么文绉绉的华光来,只是闪闪烁烁地停留在长夜背后,像一弯孤独的、没有悲欢的眼睛。

吴邪开着好不容易攒下钱来淘到的一辆吉普开在隐秘的山路上,连年在颠簸的碎石沙尘行驶的破吉普底盘看似危险地摇晃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尖锐声音如同将死的唱片机,偶尔撞击在石块上在并不美满的良夜爆发出钝痛的闷响。

长白山半山腰往上堆叠着越来越多仍未消融的积雪,吴邪一眼看过去便知道这又是一个怎样阴冷潮湿的夏天。白雪在微弱的浅淡月色里弥漫着幽幽的冷光,饶是吴邪特意为此行穿了大衣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他突然想起来长白山应该有熊瞎子,还好他走之前潘子和三叔帮他一起备好了一切,照明手电、以防万一的匕首、各种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铲子都在后备箱好好待着。“他娘的,别说是这冷森森的光,就是金爷爷搞起来的金光我小三爷都不怕。”

说来也玄乎,吴邪自己也不知道一定要八月十七日来长白这一趟做什么。只是干他这一行的人都多多少少有些迷信,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来看看,又不是像祖爷爷去倒斗一去不回。

雏鸟之礼

他热爱地图。
八月的尾巴他站在色达的红砖之上看见天空和不着边际的古城镇的幻想,记起天穹下葬台边烈烈的彩色藏经旗是一首不知名的神赐长诗。他时常想象自己与世界各处的风舞蹈并报之以歌,在这风的眼睛里他与某个转瞬即逝的泡沫融合飞入深海中的天空。他尝试用灵魂追逐游鱼的逝去,直至指尖被琵琶鱼的温暖光芒消融。他妄想记住每一个生物或任何的——存在或不存在的留下的痕迹,他想用眼睛、心脏与已经起了薄茧的指腹摩挲世界,在从诞生起就永生的古老星球上寻觅一张沾染墨迹的羊皮纸卷作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他对自己的爱人说,relax,然后虔诚地亲吻爱人心口黝黑的皮肤,开辟出一条通往终极的路径。

因为她贪婪地多索要了一份宝物
神决定拿走她重要的所有
神说,我剥夺你死亡的权利。

潮水挤入她的耳膜又飞驰成为绿皮火车的轰鸣。
她来参加自己的葬礼。

少天生日快乐!

暗恋百分百

@鹿饮溪

(学姐学姐学姐学姐学姐——)
穿着天蓝色校服的小姑娘抱着深蓝色方块与粉色碰撞的书包蹦蹦跳跳地走过街巷拐角,她身边树影婆娑,破碎的光斑在她高高梳起的马尾下露出的光洁脖颈上摇晃。
(学姐今天揉了我的脸还给我了一包棉花糖欸!)
虞三啾觉得今天真是她的幸运日,和朋友在便利店挑拣关东煮时遇见了她每天都偷偷想着的黑长直学姐,她心中的小鹿瞬间在方寸之间疯狂蹦迪,亏得空调够足的冷气降下来了她火烧火燎的脸上的温度。
(学姐捏我脸的时候应该没有察觉到吧……?)
回到家里的女孩的小鹿仍然在欢乐地奔跑,她透过阁楼顶的小小窗户望见混合着白云的浅淡天空。偶尔有几只飞鸟盘旋着经过,她想她真真是太喜欢学姐了连见着这夏日晴空与飞鸟脑子里也全是学姐的模样。
(就是这样、偷偷地、超级快乐地喜欢学姐。)
虞三啾喜欢鹿饮溪。虞三啾非常喜欢鹿饮溪……虞三啾真的超级喜欢鹿饮溪!她之于学姐说不定也不过是时常经过这世界的飞鸟,但对于这十几岁女孩暗中的粉色爱恋她也不奢求什么,只要能够每天悄悄地看学姐一眼,一整天的心情就会超——好呢!













会写很多关于女孩们或男孩们的奇奇怪怪恋爱小短片满足自己的少女心







青铜鹿角、烫金玫瑰



她闭上眼后的世界奔涌而来。
她任自己的嘴唇无规律地抿起又颤动,颤动的喉音命名没有翅膀的红色渡鸦、无法出声的墨黑的河流、碎裂成森冷铁光的柔软花瓣、被群鸟亲吻又揉碎的脆弱天空、张开双臂渴望拥抱白夜的惨淡星光、透明氤氲着破碎融合的水汽化作的斑斓泡沫、被世界之蛇耶梦加得嘶嘶衔起的绯色梦境、在澄净蓝色的熔岩覆盖的巨大星球上漂泊的灿烂孤独、载着孩子们飞起到宇宙之外的迷失的鹤、随着南风颤动起的裙摆下光洁的脚踝、叫嚣着百年前梧桐木凤凰涅槃时清音的琵琶骨、色彩荡漾着破灭又层层叠起的酒窖里的陈年魔法,煽动翅膀赠送给爱人热烈狂乱的风暴的疯子蝴蝶、被甘草叶与白骨混合的雨水湮灭的遗弃的洞穴、霜雪污染着的滚烫烟尘、死去时呼出的温柔气泡带起六英尺之上的小美人鱼飞向结局的巨大鲸鱼。
以及自己。

她说——

我是虞三,因为想变可爱于是带了个尾巴啾。

喜欢的男孩女孩都很多,心里装了很多人。

是个普通的初一女孩,怕黑怕虫子怕鬼,喜欢自认为美丽的一切。

极度浪漫主义与幻想主义者。

有雷,但主要你不在我的雷区蹦迪我一般都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