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鱼

圈名虞三/三鱼/龙雀随意。
混乱邪恶。
文画双佛。
常年身处北极圈。
打雷姐是女神。
星爵厨银护厨。
非常喜爱卡魔拉星云与灭霸一家。
凯莉小姐与02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沉迷欧美权游即冰火/ladybug深坑/及数不清地冷热门电影。
江南老贼和全职是信仰。
热爱日漫宫崎骏/野良神/苍之彼方的四重奏/妖狐X仆SS。
韩团初心EXO。
游戏单机王x想念我的呱呱。
天马行空
为所欲为
无所畏惧。
(。

醒悟了 从现在开始再也不和mqm女士有任何来往了 是我的错摇摆不定 鞠躬了

[太芥]查无此人



“那么,再见了,芥川君。”
芥川龙之介读到信的末尾。搞什么啊,他愤愤地想着,这句话难道不应该由我来说吗。可他还是和以往一样没能在太宰治面前忍住不自觉失控的情绪,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好像要把整张纸浸没掉。


他看见署名是你的太宰先生。



我和 @桑甜桃_
快乐鱼生🍺🍻🍹

本如梁上燕

本来他也应该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摸鱼遛鸟,然后在风华正茂的时候成为一代江宗主,取个美人儿平安喜乐。



平安喜乐,这四个字真难啊,要把人的心狠狠绞起来滴出一滴心头血淋在眼里,再遗弃到乱葬岗里去。



太苦了,他想着。



那曾经意气风发一起闯祸的少年早已远去,他把这一切苦痛都遗弃在岁月里,脚下白骨累累。
可好像只有他还待在原地不敢动弹,仿佛周围是织成丝织成网的钢线,他只要一伸出手就痛得肝胆俱裂鲜血淋漓,如同指尖开出了一簇血红血红的莲花。



他不敢走,怕走了会像那人一样全忘了,忘了莲花坞无尽碧叶下的粉嫩莲花,忘了狂奔时银铃响起的声音。



于是他在原地,眸光如紫电。



他像从前那样弯起麻木的嘴角想笑,他又想哭,可他到底是咬紧嘴唇不吭一声,只低低地说:“还有我呢。”
他像从前那样为他担着一切,一辈子也放不下了。



真的太震撼了……
文字都特别戳心口,我现在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等在看完了来个精细的评论吧
做工也很好,书签和明信片(是吗)都特别好看,纸的质感也很舒服。

真希望时间可以慢一点  再慢一点
最好慢得停下来
这样你就来不及离开
我也无所谓告别
晚安,美纪老师。

【盗墓笔记】声色犬马


/声色犬马/


八月十六日的夜晚浓重的云层仍然围绕在东三省上空,淡薄的墨黑色侵蚀着云卷云舒。偶尔出现的月牙尖儿到底洒不下什么文绉绉的华光来,只是闪闪烁烁地停留在长夜背后,像一弯孤独的、没有悲欢的眼睛。

吴邪开着好不容易攒下钱来淘到的一辆吉普开在隐秘的山路上,连年在颠簸的碎石沙尘行驶的破吉普底盘看似危险地摇晃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尖锐声音如同将死的唱片机,偶尔撞击在石块上在并不美满的良夜爆发出钝痛的闷响。

长白山半山腰往上堆叠着越来越多仍未消融的积雪,吴邪一眼看过去便知道这又是一个怎样阴冷潮湿的夏天。白雪在微弱的浅淡月色里弥漫着幽幽的冷光,饶是吴邪特意为此行穿了大衣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他突然想起来长白山应该有熊瞎子,还好他走之前潘子和三叔帮他一起备好了一切,照明手电、以防万一的匕首、各种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铲子都在后备箱好好待着。“他娘的,别说是这冷森森的光,就是金爷爷搞起来的金光我小三爷都不怕。”

说来也玄乎,吴邪自己也不知道一定要八月十七日来长白这一趟做什么。只是干他这一行的人都多多少少有些迷信,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来看看,又不是像祖爷爷去倒斗一去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