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鱼

圈名虞三/三鱼/龙雀随意。
混乱邪恶。
文画双佛。
常年身处北极圈。
打雷姐是女神。
星爵厨银护厨。
非常喜爱卡魔拉星云与灭霸一家。
凯莉小姐与02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沉迷欧美权游即冰火/ladybug深坑/及数不清地冷热门电影。
江南老贼和全职是信仰。
热爱日漫宫崎骏/野良神/苍之彼方的四重奏/妖狐X仆SS。
韩团初心EXO。
游戏单机王x想念我的呱呱。
天马行空
为所欲为
无所畏惧。
(。

【凯莉个人|中心向】成活 独活


“我们都是凶手,”安莉洁悲声祈祷。





潮水捂住她的耳朵。




不知何处的丧钟敲起来了——惊起一群群漆黑的渡鸦。一下,那墓地边的一棵树——或许是冷杉,又更像白桦树——扑朔朔地睁开了眼。白日的夜行生物的眼睛没有光,是无数颗在宇宙里完全冰冷的,沉寂的恒星被潜藏的物质拉动引力,最后砰得相撞,变成没有声息的盛大焰火。凯莉走在长长的队伍中,沉沉的流海覆在额前薄薄的一片,晴空朗日的苍穹之下没有一丝丝跃动的光。她在沉默的人群里低垂眼睫,纷繁的黑色纱裙刚好够到苍白的痩削脚踝,痒兮兮的。因为对贫穷、饥饿、寒冷的记忆太过深重:几乎和凯莉每日每夜的梦盘根错节地生长在了一起,长久之后也就无所谓怨恨或者疼痛。凯莉从不愿意一分一毫的委屈自己,能够塞到自己兜里的钱想尽办法绝不推辞,看到喜欢的——那些漂亮的高热量的小巧食物来者不拒,她将一口咬下后的绵软饱足感称之为快乐。但是她从不宣布:这一刻我是幸福的。



一弯不饱和的亮红色月亮亦步亦趋地跟在凯莉小姐身后。纤长颤动的眼睫遮不住一汪深海里因微弱而更为美丽的流光,正如同尖锐的山崖始终无法摆脱的摇摇欲坠的灿烂太阳。但那海里的琵琶鱼的光芒并不灿烂——有些冷冰冰的,也算是照亮了自己。凯莉身边的女人低眉敛目,她悄悄转过眼想到,倒不如说这些才是真正敲响丧钟的死人。



她参加过很多很多很多次葬礼,掰上金、格瑞、紫堂幻……很多很多人的手指也数不清。也许格瑞不会允许一个看似可爱目的不单纯的小姑娘摆弄他的手指,金一定很乐意。紫堂会害怕,会脸红——这个胆小鬼。她还能记得的上一次葬礼是梅莉和蕾蒂条纹衫姐妹的。之所以还能记得住这两个互相杀死得挺早的姐妹的名字(尽管凯莉见过更多悄无声息地死去的小孩),大概是因为她们的有一点点像曾经的凯莉小姐。当然只是一点点,凯莉一边慢吞吞地走着一边骄傲地给自己找乐子,我才没有蠢笨到自相残杀那个程度。顶多自我欺骗。



两姐妹的葬礼上飘洒了很多白玫瑰花瓣。凯莉一点儿也不喜欢白玫瑰——或者是白色的一切。白色的独角兽。白色的灯光。白色的纱裙。白色的烟雾。然而我终归还是个少女——凯莉学着安莉洁虔诚地说道。凯莉唯一喜欢的是白色的小奶猫,她曾经养过一只,是待在她身边最久的生灵。不知是谁说待久了就会沾染上对方纯正的气息,的确是这样的。小奶猫跟她的主人一样精灵古怪的,想要主人挠挠下巴时装模作样安安静静地扬起滚圆滚圆的小脑袋,想要舔舔牛奶时会通人性地露出虎牙去拽格瑞的裤脚或是龇牙咧嘴地在凯莉面前撒泼打滚。凯莉有好几次——或是更多次想就不理这只小烦人精了,最后还是乖乖地任小奶猫躺在她怀里。和她对视时凯莉时常想到白色的帕洛斯,他说出我爱你时眼睛也湿漉漉的,细细长长的瞳仁意外地没有摇摇晃晃。他们或许才过分相似地笃信真相是假:因此凯莉明白这一定是一句谎话,帕洛斯说谎时神色从来都无比认真。



凯莉也笑嘻嘻地,用湿漉漉的蓝眼睛望着帕洛斯,此时他们的眼里都只容得下一个人存在。“你呀,”凯莉悄悄地附在骗徒的耳边低语,“死的时候把心脏拿出来给我瞧瞧吧。”但是祸害会千年不死——幼小的生灵却不能。阳光灿烂的一天,美得让吟游诗人齐齐讴歌这造物主赋予的万物生长,连朝生暮死的蜉蝣都为馥郁香气而停留。猫在这一天与月亮一同死去,凯莉埋葬她的时候没有眼泪。然后小姑娘在没有月亮的夜里蜷缩起脚趾,她开始抽泣,莹白的泪水一颗,一颗地从左眼落下来,像仅剩的一点点月光。

TBC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