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鱼

圈名虞三/三鱼/龙雀随意。
混乱邪恶。
文画双佛。
常年身处北极圈。
打雷姐是女神。
星爵厨银护厨。
非常喜爱卡魔拉星云与灭霸一家。
凯莉小姐与02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沉迷欧美权游即冰火/ladybug深坑/及数不清地冷热门电影。
江南老贼和全职是信仰。
热爱日漫宫崎骏/野良神/苍之彼方的四重奏/妖狐X仆SS。
韩团初心EXO。
游戏单机王x想念我的呱呱。
天马行空
为所欲为
无所畏惧。
(。

雷凯『前世情人』

半夜爆肝x
投稿 @雷凯疯魔七十分
搭上这辆末班车x
写暴风雨的时候满脑子【风暴降生丹妮莉丝】!冰火权游了解一下龙母了解一下x
写的最长的一篇x亲情向爱情向理解随意x
欧欧西预警x
会有番外x
可配合remember me,前世情人食用x

    
       ——我知道这是你给予我的梦境,所以我不愿醒来。
       “因为你,我存在。”

那天雷狮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片银色的海,微澜泛漪,像极了她的眼波。他的小姑娘赤着脚丫子在柔软的海滩上奔跑,身后是一弯巨大的粉红色月亮,让他看不真切她的脸。
小姑娘跑着跑着,几乎下一刻就要踏着月华而去,跳到那月亮上弯起湛蓝的眼。
粼粼的波光深处倒映着一座城堡,城堡里是昼夜的骑士与巨龙盘踞在油画中,浓厚的色彩涂出大片的绯红花朵。
他觉得他听见了群鲸在深海歌唱,低低沉沉的。
真想留住这一切,留住这流离辗转的前世幻梦,留住梦里心上的人。
他怕他一伸手,指尖只有影子与风。
“嘁,赤着脚在水里跑,着凉了别叫我照顾你。”于是他看着梦里的自己抱起双臂斜睨着眼,略嫌弃地嗔怪,和女孩转身做了一个吐舌头的鬼脸:“表里不一的大猫猫……”
真难伺候。雷狮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下意识地藏起未脱口的那句称呼——
  “我的凯莉小公主。”


凯莉醒来了,勾勾半透明的手指倒也没太意外,只觉得新奇。
又变成幽灵了呢,她想着,伸手往口袋里一摸,还真摸出个半透明的草莓味棒棒糖来。舌头描摹出糖球的形状,她满意地舔舔嘴角,脚一蹬就飞了起来,轻飘飘地往街上跑。
一个金发少年走过去,凯莉在他背后笑得促狭。她猛吹一口气在少年的后颈,那少年却心大,只回头看了看嘟囔了句:“今个儿风真大啊。”凯莉撇撇嘴,当个魂魄真不容易,吓人这差事都做不成。
不过——如果他的话,会不会哭泣呢?凯莉恶趣味地想着,穿过几个人的身体晃晃悠悠地飞向灯塔。

今年夏天的加勒比海岸少见地是安静而温和的,没有摧枯拉朽搬卷起一切的热带飓风顺着纯白的塔楼攀爬而上。
凯莉慵懒地坐在塔顶,看着远处追逐着风的海鸟直向上窜去,消失在一层层被湛蓝明媚的海映成有糖果般鲜亮颜色的浅蓝天空中,被柔软的白云拥抱。
据说几年前一只气球消失在这儿,又在36年后的古巴出现。

既然时间都可以停止,加勒比海湾还有什么神奇的故事不能发生呢?

凯莉转过头看向窗檐下绯红而不可捉磨的眼瞳里,深如加勒比海的开曼海沟,深暗无光却又旖旎万千。

喂,你这家伙还要看到什么时候,真以为会有什么海盗船带着塞壬飞过来啊?

她依旧带着轻嘲问候了这个照顾了自己十五年的怪人,却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回答。
“凯莉,我……梦到你了。”
“我还挺想你的,醒来的第一刻想的居然是那个牙尖嘴利的鶸小丫头去哪里了。”
哼,之前还天天嫌弃我又鶸又烦呢。
凯莉笑嘻嘻地想着,一抹心慌却从面上拂过的风沾染心脏。
真可笑,她的心脏不过是个漂亮的摆设。
如果你相信它的存在,记住我吧雷狮。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pirate and a witch……
他们的故事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
准备好聆听了吗,关于一个老怪物与一位疯子海盗先生?
不过是活了许久也死了许久的魔女啦。


雷狮总是对凯莉说,她是在一个糟糕的天气被飓风吹到塔顶的。
他说,他突然听见巨大的撞击声还以为是灯壶倒了,没想到暴风骤雨里是一个重死人的女婴。
照你这性子,居然没把我直接扔海里去?
雷狮威胁着举起雷神之锤——
我真该那么做的,也许是被暴风雨搞得神志不清了。不过你想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试一试?
经不起激的大猫猫。小时候的凯莉嘟起嘴,悻悻地说:那为什么这风偏把我卷来了疯子的灯塔,而不是同在海湾附近的骑士家里去呢?
我好吃好喝地供着祖宗你还不满意?雷狮一个斜眼扫来,大概是上帝看我孤独太久了准备日行一恶。
雷狮信上帝?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笑的鬼话。不过,作为一个海盗他确实孤独太久了。
离开了赖以为生的海盗船,将旗帜送给自己的弟弟卡米尔来继承,甚至决定一生呆在这只有他一人的灯塔里。
亲手斩断自由的风与翅膀,从此他只是雷狮,而不是海盗圈里赫赫有名的疯子殿下。
他说,他见过最漂亮的潮起潮落,见过转瞬即逝的狮子座流星雨,却没见过一轮粉红色的月亮与漫天星尘。

其实雷狮并没有骗凯莉。
她到来的那一天,白昼天晴日朗,许久未见的野玫瑰绕着悬梯恣意地开放,鲜红昳丽的一大片倚塔自赏。浓稠热烈的香气一路蜿蜒而上,引来灰色的白色的一群海鸟栖息在塔顶,像是在朝圣。
但是海洋从不循规蹈矩,不是吗?
那日的夜晚有百年一遇的血月,出海的人们都收船回岸虔诚地祈祷海神能为数不多地温柔。
传说总是没错的,那晚的血月降临时同时捎来了同样百年难遇的海上飓风,呼啸着席卷了整个加勒比海湾。
雷狮的灯塔足够坚固,他只是从下午六点钟开始站在顶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呆呆地看着时隐时现的月亮,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一枚绯红色的星镖。
临近夜半,他被如洪流般潮涌来的海啸声淹没,四周圆弧装的玻璃早已被疯狂的力量撞击得模糊不清,一条水痕还没来得及向下落去,就被另一条所覆盖,消失。
雷狮重新点燃灯壶,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今天这雨势,怕是看不到血月了。
他怀着一丝侥幸从夜半等到星座渐黯,在漫天微光中努力地想要辨认那一弯月亮。

霎那间的血红色铺天盖地!

他几乎是狂喜地逃出灯塔站在没有任何护栏的塔尖,稍有减弱的暴风雨依旧不可避免地淋湿他的全身。
雷狮逆风而行,湿透的衣衫随着风刮紧紧地贴在身上。他走出的每一步,好像都踏着刀与火焰。
狂暴的雨点毫不犹豫地刺入眼眶,他的眼尾已经通红,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抑制不住地欣喜的泪珠。
“凯莉!”
“是你吧?是你!”
“你快点来啊,踩着月亮与雷电来啊!”

“我……还在等你。”
就在那奇迹般的一刻,雷狮看到了那个在风暴中降生的女婴。
这个几乎没有丝毫妇人之仁的男人第一次,鬼使神差地,温柔地抱起了一个婴儿。
那双眼睛……太像了。
像那一弯月亮,平静而没有波澜,却总含着淡淡的戏谑。
湛蓝色的,像天空,像深海,此刻里面满满地都是雷狮低下头的脸庞。他逆着光,面目被黑暗切割地棱角分明狂妄而自由,眼睛却是一片温柔的玫红,如同昨天早晨盛开的野玫瑰。
Kelly。
“你就是Kelly。”
你是肆意而昳丽的女战士,你是我的玫瑰花蕾。

加勒比海是热带海洋性气候,夏季有热旋气流且多雨。
凯莉常常想象这儿频繁的风暴是否是因为古老东方的一只凤蝶扇动了翅膀,但事实却并不如此美好。
在风暴中降生的婴儿,却没有足够抵御风暴的勇气。
她在一片迷迷糊糊中睡去了,窗外是时不时的雷声轰鸣与照彻天地的线型闪电。
真是的,和他一样讨厌……
汗水黏嗒嗒得贴在身上,她不安地翻着身,做了一个并不美妙安稳的梦。
梦里总是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声音,微带了点无奈与戏弄,却有着与雷狮相像的痞气与威压。
“呆在他身边,十五年。”
“啧,我凭什么听你的,魔女小姐?”
自称魔女的声音响起,这回却蓦得极近在耳边:“你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再说了,我可是个坏人,你确定不听坏人的话承担得起之后的后果么?”
她长久地沉默了,因为魔女小姐说的没错,况且她能够确定她们确实拥有同一个灵魂。

世界上有一些最特殊的粒子,他们之间存在着遥远的相似性,不论在哪个时空都能第一时间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就如Kelly和魔女,她和雷狮。

挣扎了一会儿,她终于沉沉地睡去,没有做梦也没有被惊醒。
第二天早晨她看见雷狮自然有了些莫名其妙的脾气,一句话也没有说。在死寂一样的氛围中吃完了早餐,遗留的皇室习惯让雷狮优雅地拿起布巾擦了擦嘴,突然开了口:“怎么,还起床气?”
她一下子笑了:“不劳大爷关心,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噢,这样啊。那下一次暴风雨来的时候我也不需要帮你盖好踢的乱七八糟的棉被,顺手还在珍宝室里寻了个星月刃出来安抚我们的胆小小姐了?”
鶸就是鶸,跟我待了那么久,打雷还怕。
雷狮表面笑得眼角微挑,心里不屑地嫌弃着。
凯莉倒是略有些惊讶,像雷狮这样暴力而心思极坏的人竟然也会做这种听起来只有温柔的人才会做的事。
不过从他决定收养她的那一刻,一切就不再按照既定轨道运行了。
毕竟也是个懂得伪装的小姑娘,凯莉很好地收起了惊讶之情,转而甜甜地笑了:“现在就给我看看吧,星月刃?”
所有都似曾相识,她几乎是习惯性地运用感知。细白的手指一收,月刃熟稔地飞来,悬浮在她背后。另一只手手指微勾,本来还空无一物的指尖准确地夹住了四五只小巧尖锐的星镖。
少女在被阳光照成金色的沙滩上,远处是一波接一波涌来的浪花,身后有一座几乎与飞鸟同高的巨大白塔,玫瑰与荆棘自由生长。

她乘月披星。
她战栗,兴奋地。

“掌握了星月刃,也就意味着你抛弃了那一套蠢蛋才遵守的道义。”
“踩鶸,抢好处,看到机会就上才是我们——坏人的法则。”
“当然,随心所欲是第一标准,你也得有命才行。”
“你要记住,你是海盗的女儿。”

无尽的天空之下两个彼此倚靠活下去的人,曾都是残暴野兽。

她明白了一切。
她们本就是同一人。
只不过一个是雷狮的爱人,一个是雷狮的女儿。
只不过一个凯莉已经死去,一个凯莉依然活着,以幽灵的方式。
她的执念太强了,热烈的情感终于幻化出了一个躯体承载未完成宿命的灵魂。
她只有十五年。
十五年之后,再没有人会记得她。
她将湮灭,只留下一弯绯色的月亮与一个醒不过来的梦。

“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谁?
    我的女儿?
    我的姑娘?”

    你的挚爱。

凯莉用尽一生的力气猛然撞开窗子飞了出去,一下子闯进来的高空的风充斥了整个房间,将海盗的日记纷纷扬扬撒了一地。
雷狮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紧紧地凝视着蓝色窗框之间被明媚阳光洒过的地方,微微折射出一抹玫瑰的红。
明明是虚空,他却看见了她的眼睛,戏谑的。
凯莉感觉到了身体在阳光里一点点消失,她贪恋这一片的温暖,贪恋他眼中也将随着她消逝的爱。

忘记我,雷狮。
忘了这一切吧……

就当是睡一觉,醒来忘记了梦是什么。

雷狮闭上眼,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随着那一阵风不可抑制地消失了。
疯子海盗第一次害怕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有什么会永远地离他而去,就算他丢下海盗旗帜的那一刻也不曾。
他想拼命嘶喊些什么,嗓音却仿佛被她临去的那一眼冻结在了跳动的血管里。

终于雷狮陷在一片温柔的梦里,
直到那一场不存在的雪纷纷扬扬,染白了他像她的眼睛一样深蓝的头发。

Pirate diary:
Once the Mad Pirate got in love with Miss Kelly,the girl who had the long black hair like the night of the sea.
She is a mystery.
And he was really mad now.
Someone said that they lived happily in the Moon Tower forever.
Who konws?

评论(5)

热度(53)

  1. 雷凯疯魔七十分三鱼 转载了此文字
    迟来,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