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鱼

圈名虞三/三鱼/龙雀随意。
混乱邪恶。
文画双佛。
常年身处北极圈。
打雷姐是女神。
星爵厨银护厨。
非常喜爱卡魔拉星云与灭霸一家。
凯莉小姐与02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沉迷欧美权游即冰火/ladybug深坑/及数不清地冷热门电影。
江南老贼和全职是信仰。
热爱日漫宫崎骏/野良神/苍之彼方的四重奏/妖狐X仆SS。
韩团初心EXO。
游戏单机王x想念我的呱呱。
天马行空
为所欲为
无所畏惧。
(。

▲雷凯▼Six Feet Under◆One




      ▲赶投稿 ,暑假写文很苏糊了▼
          @雷凯疯魔七十分 是未完待续噢

GOGOGO!!! 







凯莉蹒跚地走进废弃的贝勒里恩教堂。

她在新月若隐若现的光芒下踽踽独行,脚踩着影子与灰尘。她宽大的灰色修女袍在这夜里拖曳出长长的跫音,被那所信仰的神明看见而怜悯,那长袍恍惚间成为了少女笑脸下飞扬的粉色洋裙。

月亮在天空与群星的簇拥下悄声低语:以玫瑰鲜嫩的晶莹绯红致少女早已死去的灵魂。那瓶中的玫瑰听见了星月的絮语于是醒来,在雨夜里不可琢磨地凋零。如今羸弱泛黄的花瓣是老修女褶皱的皮肤,只有末尾那一点鲜艳的红昭示着:她曾年轻,却也愈让人感到违和与哀悼。深绿浸染的扭曲荆棘带她行走,那脆弱的脚踝所过之处的尘埃也枯萎了,凝滞成冷硬的铁灰色墓碑。

修女小姐的手指流连过整齐而老旧的长椅,长椅上刻印的十字架与夜莺在这世间远去蒙尘。她早已忘记自己是否参得过神谕,得见炽天使的来临。凯莉想许是没有的,她只想起曾经神说要有光,她的光就雷电般坠落在她眼前,神说要毁灭,那光就无处可逃地消失了,只剩下她身着昏暗银烛台光织就的长袍。

一本圣咏集落在唱诗班常在的彩色玻璃前。

不再年轻的男孩与女孩们交错着站在宣讲的牧师旁,他们唱着歌,却没有夜莺的微笑。还是少女的凯莉自然听不得那老一套神叨叨的话,一手撑着脑袋靠在长椅上昏昏欲睡。整个教堂坐着寥寥无几的人们,若非为了寻个落脚之处凯莉是断不会来着这阴冷的地方。这教堂名为贝勒里恩,她混沌地想着,听起来像什么神话里的巨龙,喷出的火焰足以毁灭神祇的城市,黑色的鳞片成为遮蔽森林的暗影。

黑色长发的少女偶然间抬起头望向那刻着拉撒路复活的穹顶的窗。

“我们祈祷,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正如神说要有光,那光就降临在了这人间……”

于是那光就降临在了这人间。

彩色玻璃折射出柔软的光晕散落在纯白色的大理石墙上,如满墙破碎的宝石。淅沥的雨声仍未停歇,她在这模糊的雨幕与光影华丽地交叠重唱中窥见了他的背影。少年转过身对她笑了。她至今未能清楚那到底是因为雨点打湿了唇角而无意识地上扬想让水滴滑落,还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笑容。

离开长椅的那一刻凯莉重又回头看了那彩色玻璃镶嵌的六角形穹顶的窗,窗后只有摇曳的檞寄生与飞鸟。她失望地绕过层叠缠绕的油彩壁画,眼角瞥见那从石穴里走出的拉撒路的衣角——雷狮。

半透明的干净字迹,是少年抹去了玻璃上的水雾涂写的。

“雷狮。”









评论(4)

热度(34)

  1. 雷凯疯魔七十分三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