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鱼

圈名虞三/三鱼/龙雀随意。
混乱邪恶。
文画双佛。
常年身处北极圈。
打雷姐是女神。
星爵厨银护厨。
非常喜爱卡魔拉星云与灭霸一家。
凯莉小姐与02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沉迷欧美权游即冰火/ladybug深坑/及数不清地冷热门电影。
江南老贼和全职是信仰。
热爱日漫宫崎骏/野良神/苍之彼方的四重奏/妖狐X仆SS。
韩团初心EXO。
游戏单机王x想念我的呱呱。
天马行空
为所欲为
无所畏惧。
(。

【雷凯】安比

“这是我们的爱情。”

凯莉走进这里,抛弃追逐着她的风雨,走进另一个深渊。她知道她来对了地方,是维多利亚的飞鸟羽翼铸成了她的罗盘。这罗盘似乎和杰克斯派罗的异曲同工,因为此刻金色的针尖稳固地之乡正北的那个男人。

机械线路缠绕着铁森森的吧台,在霓虹灯迷幻的光芒下仍不变地透出生冷的锋芒。吧台后巨大的齿轮一格一格有规律地滑动,似乎因为年久失修而如那蹦迪着刺耳八十年代歌曲的金唱片一样,每一次向前都伴随着生生挤入耳膜的嘎吱闷响。


指针在这糟糕的协奏曲中也开始有规律地摆动,直至停止在凯莉的身前。男人也不多问凯莉需要些什么,从齿轮上倒吊着的形形色色的酒杯中取出一只。宽大厚重的玻璃杯身在他指尖危险地溜了个弯儿落在没入纠缠管道中仅剩的一点儿木制桌面上,如同深海中将溺亡的孤岛。



玻璃敲击得桌面纹理都震颤起来,凯莉的心和金唱片中的迷人女郎一起咯噔一声,终于改唱起了重金属版的Jude don't be afraid。狂乱的液滴声又随之响起——男人不知何处摸出一个酒桶,单手拎着灌入那如今看起来小得可怜的啤酒玻璃杯。凯莉忍不住吞下一口唾沫,她唇舌之间俱是辛辣,似乎已经烈酒入喉。


骤雨降至。












我是真的睿智,说今天写不完这篇就单身二十年。于是我先发出来,然后写完重新编辑不就得了hhhhhhhhhhh
纪念人生见到的第一个台风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