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三啾Targaryen

圈名虞三/三鱼/龙雀随意。
混乱邪恶。
文画双佛。
常年身处北极圈。
星爵厨银护厨。
非常喜爱卡魔拉星云与灭霸一家。
凯莉小姐与02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沉迷欧美权游即冰火/ladybug深坑/及数不清地冷热门电影。
江南老贼和全职是信仰。
热爱日漫宫崎骏/野良神/苍之彼方的四重奏/妖狐X仆SS。
韩团初心EXO。
游戏单机王x想念我的呱呱。
天马行空
为所欲为
无所畏惧。
(。

【雷凯】The Tyger

投稿 @雷凯疯魔七十分
引用William Blake的《The Tyger》





BURNING BRIGHT

凯莉是不相信什么狗屁命运的,在十五岁之前她只想把所有的星星砸在那个恶趣味的命运女神脸上狠狠快乐一把。十五岁之后她才突然觉得,噢命运也只是耍弄了她十五年而已她为什么要如此怨恨,因为那个不知名的神明又将她接下来的人生耍得一团乱。
得,想到这儿凯莉就想为什么不早点把神杀退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和蚂蚁自娱自乐。
好歹她遇见了雷狮,这么想来她的一生倒也不算太烂,至少曾经还是真心实意地拥有过什么的。
是王与王的相遇,他们的灵魂深处都是奇怪的孤独的虎,是虎群里不合群的个体,也是最为凶狠的。
怎么形容呢,凯莉自称小姐也是有些依据的,她不可否认的是鬼狐家曾待她真真如什么娇弱的千金小姐供着上学供着玩闹然后一脚把她踹到了黑暗的角落里自生自灭。倒和那个神明的做法如出一辙。

“说着说着又扯到了远处去啦,今天还是讲点开心的事情比较好喔。”

深渊前的女人因连年战乱与伤痛积郁成疾脸色苍白,嘴角勾起弧度时却仍有孤独的美艳。
总得来说,她还是有些文学沉淀的,看见那双永远深不可测的玫瑰紫眼睛的时候凯莉脑子里砰地冲出一句诗来——

“Tyger tyger burning bright.”

糟糕。


THROW DOWN SPEARS

凯莉曾经想过爱情是什么样子的,应该是一把将投枪垂直扔出直钉在谁的心脏上,让人喘不过气来却仍该死地着迷。

“噢我向神明祈祷他的到来,看见他眼里的雄狮猛虎我才知道命运是个感人的东西。”

女人装作凶狠地说出这句话,明明是低吟浅唱的语气硬生生透出一丝冰凉的绝望来。她开始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有什么是年轻的凯莉小姐不敢妄想的,她将大半生都耗在了这个注定不会为谁停留的男人身上。那段时间他们可真快乐啊年轻的男人和年轻的女人在一起亲吻,在每一寸皮肤上想要高声嘶喊着占有留下自己的痕迹。荷尔蒙在雨幕里躁动不安发出致命地渴望,于是一切顺理成章。指尖在脊骨游走留下颤栗,最终溺亡在对方柔软的唇瓣里。野性的缠绵与放纵,只有两只孤虎末路的相遇才如狂花盛放,剧烈地痛苦且快意。

“我才知道猛虎是野兽,不论何时。”

凯莉闭上眼睛,眼睫颤动如破碎的蝴蝶翅膀。


INMOETAL HAND OR EYE

他们在战火中相爱也在战火中离开。没有谁拥有过绝对的立场与绝对的爱情,就如同凯莉必然的背叛与注定的恶果。

“我早就知道的,森林里的王不会为谁停留。”

可我也不想停留在没有你的世界上。噢不,她绝对不要无声无息地死去,她要为自己的葬礼筹备最盛大的派对,为了这一天凯莉像一个筹办婚礼的姑娘一样又等了十五年。
她重新站到深渊之前回想絮语,她逼迫自己想起了一切。王不会死于另一个王的撕咬,却命丧在小人尖利的爪牙下。她藏身在地窖里看枪炮纷飞震耳欲聋,却清楚地听见子弹从后背骨骼的缝隙没入雷狮心脏,刺破柔软血管的声响。她太熟悉他的身体了,凯莉知道他确实该走了。
她没有绝望地哀哭也没有一脚踹开地窖门杀了那个混蛋。相反地凯莉太冷静了,她在重新熄灭的十五年里发疯般地校准一切细节,她在执拗地去找寻雷狮的途中必须确定她将亲手埋葬逼迫他们分离的混蛋。
虎忠于伴侣,并为此不顾一切。
哪怕她瘦骨嶙峋。

“我一定会找到他的,”凯莉糖果色的唇瓣被尖锐的虎牙咬得鲜艳,“他的一切将永恒,而我熟悉他的一切。”


DISTANT DEEP OR SKIES

女人在深渊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穷追不舍的可怜人,用口型轻轻地念出了世界的悼词:“Bye.”
那一瞬间简直太美妙了,在漂亮得如同他的眼睛的火焰里所有人的面目模糊而扭曲,巨大的绝望几乎要凝成实质扑向这个笑得恶魔的女人,而在浓雾即将吞噬她的刹那她纵身越下长夜。
我才不会跟这群人葬在同一个地方,她混沌地想着,古龙香水的气味太难闻了。







评论(2)

热度(26)